Brac

 

估計這裡會演變成偷偷塞文的地方(?
實際出沒地點為噗浪

TMR系列/劇透注意-[5-2-7](草稿階段的腦洞

超級劇透注意


基本依據小說設定,不過不確定有沒有bug。


草稿,隨時修改,OOC,自我流妄想注意

沒看完小說的別點進來

無CP

以下防雷













A5

他拿起一旁不知是誰掉落的拐杖,筆直地朝警衛頭上敲打下去,木質拐杖因承受不了巨大的衝擊力道應聲斷裂,鮮血從警衛髮間滲透出來,肥胖的身軀重重倒向地面,對方手上的槍枝也隨之掉落。Newt俯身拾起槍枝,先是左右手間輪替交互著,接著冷不防地將槍口對準從頭到尾都只是在一旁觀看這場鬧劇的另一名警衛。

 

槍口對上的瞬間對方就逃跑了,期間還不斷咒罵著,Newt沒聽明白,但他也不怎麼在意,原先那些蒸騰而上的怒氣全都消失了,他只覺得心中一片平靜。

 

手中的槍枝帶來的重量感宛如一塊帶他重新沈回現實的基石,他重新審視槍枝,確認裡頭還有子彈,他試著把槍口對準自己。

 

然後又鬆開手。

 

Newt嘆了口氣,他不確定曾經是朋友的那些人是否真會來找他,但他不願被當成妥協於病症的可憐受害者。若是這種局面,他寧可苟延殘喘地活下去也不願投降。

 

儘管他多麼希望這一切能結束。但他現在只希望Thomas能儘快看到紙條的內容。

 

 

++

 

Newt睜開眼,四周一片昏暗,他的頭皮發麻且頻頻傳來刺痛,興許他又在無意間拔扯掉又一戳頭髮,他沒多少頭髮可拔了,但那股焦慮感仍舊時不時猛地襲上他的意識,越發強烈的焦慮感帶動著他的攻擊衝動,昨天他跟著一群狂客砸毀視線所及的一切事物,無數名同為閃焰症患者的人類厲聲嘶吼著,拚命揮舞手中所碰觸到的一切,咆哮著哭泣著,再也無法壓抑心中的煩躁感,新來的警衛只是站在安全的外圍,用一種淡漠的目光看他們毫無理智可言的破壞性行為,幾乎可說是在憐憫一群不知所措的野獸們,他曾將一把椅子扔過去,椅子順著拋物線擊碎玻璃,卻沒傷到對方分毫。

 

他往身旁探去,指尖觸到槍托那一瞬間他鬆了口氣,不知何時這把槍成了他唯一的依靠,冰冷的熱兵器彷彿在提醒他只剩兩種選擇,再次像個膽小鬼般自我了結,或是葬身於越發瘋狂的世界。

 

 

A2

「我殺了他。」

 

「你說什麼?」Minho的聲音逐漸提高,「你做了什麼?」

 

Thomas痛苦地閉上眼,「我殺了他,我殺了……Newt。」

 

下一秒一個拳頭猛地擊中他的下顎,劇烈的痛楚使得Thomas眼前一黑,接著那些憤怒全都擊在他身上,一次比一次還痛,他可以感覺得到鮮血從嘴裡、鼻腔湧出,但他卻沒有絲毫反抗甚至是防禦的念頭。

 

聽到聲響的Brenda和Aris衝了進來,倆人一邊喊著讓Minho停手的話一面奮力將亞裔男孩拉開,Thomas想叫他們住手,別干預這個他預料中該承受的懲罰,但卻沒有人聽到似的。一片混亂中Brenda和Aris也受了傷,他們甚至惱火於Thomas的不抵抗,Minho在嚷嚷著什麼,那些雜亂的句子。

 

你怎麼敢動手。

 

他突然感到憤怒。

 

「……因為你說得沒錯!」他憤怒地吼叫著,「一切都被你說中了!」

 

「Thomas,你到底在說什麼?」Brenda錯愕地看向突然發難的Thomas,但這會兒Thomas卻又不說話了,只是任由鮮血肆意淌下他的臉頰,一個勁地和Minho對視著。被Aris攔住的Minho只是以一種平靜地可怕的態度冷冷望著Thomas。「說清楚。」

 

「……Brenda,Aris,你們先離開。」

 

「搞什麼?」Brenda幾乎要尖叫了,她瞪大雙眼看著Thomas,但Thomas只是徑自說著:「沒事的,你們可以待在走廊,但就是……先離開這裡。拜託。」

 

倆人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Minho站在原地,帶著一種淡漠的表情俯視著坐在地上的Thomas。

 

「……當初我們離開大堡前,Newt給了我一張紙條。他要我別和任何人透露紙條的事,也要求我,要到所謂“恰當的時機”才能看裡面的內容。」Thomas說道,「……但天知道到底什麼才是正確的時機,我錯過了。你一直都沒說錯,Minho,我們認識的Newt還在,而且他希望能夠儘快結束這一切。」

 

「你什麼意思?」Minho低吼著,「解釋清楚。」

 

「Newt並不希望變成一個狂客。」Thomas說著,可話才剛說出口就後悔了。誰會希望變成那副瘋狂的模樣?回想起和Newt的最後一面,他突然覺得全身乏力,眾多傷口帶來的疼痛幾乎要令他昏厥,「他根本不想變成那種鬼樣子……他要我殺了他,彌補他,彌補我所造成的這一切局面。」

「你說得沒錯,Newt一直都還在,但我能做的就只有瞎卡的按下那板機。」
Thomas這才發現自己哭了出來,淚水滑過臉頰上的大片擦傷帶來熱辣的刺痛感,但他只覺得胸口痛得不得了,他本想保守秘密,不願揭開這個瘡疤也不想失去這位摯友,但他沒法承受這一切了。

 

一直到Brenda和Aris將他攙扶起來,Thomas才意識到Minho離開了,而這一切仍舊是他自己的過錯。

 

 

 ++



其實這篇草稿還很長,會選擇貿然先放片段只是因為......我這邊也發生撞梗悲劇了OTL(場次兩天瘋完後才很後知後覺的注意到
被撞到的那篇因為非常草稿所以無所謂,不過這篇我自己算是有用心去寫,所以不太希望也被撞到XD"               當然也可能已經撞到了只是我眼殘沒看到      

评论
热度(5)

© Bra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