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c

 

估計這裡會演變成偷偷塞文的地方(?
實際出沒地點為噗浪

TMR系列/Minewt/劇透注意-[Go Back]試閱02

哨兵嚮導AU,基本上就是徹底的架空了,雖然會盡量不要出現OOC的情況但還是請各位小心迴避(?
另外會盡量寫到讓沒看過哨兵電視劇的同好也能理解設定、架構的狀態........希望可以(痛


部分設定參考來源

這篇AU因為內容爆炸的關係,改為之後單獨出一本


以下正文


++


Chapter 1

 

車窗外的景象不斷倒退著,Thomas能夠清楚聽到火車行駛於鐵路上所發出的聲響,但那並非吵雜的噪音,而是如同白噪音般的存在,即便如此還是令他有點心煩。

 

Thomas的視線回到車廂內,坐在對面的英國青年正好整以暇地翻閱著手中的書本,顛簸的車程似乎並不影響他的閱讀。Thomas局促不安地調整著坐姿,但幾分鐘過去後他終於坐不住,小聲地開口道:「嘿,Newt……」

 

英國青年倏地抬起頭,棕色雙眼直盯著他,Newt舉起一根手指抵在嘴前,示意Thomas別出聲。黑髮青年嚇得立刻噤聲,接著他看到對方將書本放到位於他倆之間的桌面上,三兩下把頁數翻到相當後面的部份,抽出一枝鉛筆在上頭書寫著,然後將書本轉至Thomas的方向並推到他面前,上頭寫著:

如果要問的東西會透露我們的訊息,就用寫的,別說出來。

“他們”可能會派哨兵來跟蹤我們。

 

「什麼?」Newt面色嚴肅地看著他,口頭上卻是輕快的語調,「你剛有叫我?抱歉看書看得入迷了。」

 

「沒事,只是想聊個天而已。」Thomas不動聲色地拿起筆,一面在口頭上應著Newt的問句。「畢竟也不知道要多久才會到站。」

 

就在正要下筆的一瞬間,Thomas的手停住了。

 

「有什麼事你就說吧。」

 

Newt心平氣和地說著,Thomas的食指和拇指以一種微小的幅度滾動著手中的鉛筆,遲遲沒能寫下字句。這時Newt突然傾身,將鉛筆和書本悄聲拿回自己面前。

 

「嘿等等,我看到有趣的橋段,我做個筆記,你可以直接講沒關係,我在聽。」

 

語畢,Newt將書本立起,讓Thomas能直接直視上頭的筆跡。

 

你在遲疑什麼?

 

Thomas只是搖搖頭。「我只是在想,不知道那間旅館住起來舒不舒服。」

 

「不會吧,你該不會是現在才要說你會認床睡?」

 

你最近真的不太對勁,Tommy。不該讓Alby派你來的。

 

「沒有!我在哪裡都睡得著!可是你想想上次我們住的那間多糟,馬桶和淋浴間居然還是合併的。」Thomas接過Newt手中的筆。

 

我沒事。真的。

 

「我覺得Chuck把浴室弄得滿地水漬比較慘。」

 

不,你絕對有問題,上次的行動中你到底發生什麼事?

 

「我倒覺得還好。」

 

什麼也沒有。Thomas寫道。「那沒什麼。」

 

 

++

 

 

抵達由組織安排的飯店前,兩人都沒在提過剛才的話題,一直到進入房間、關上房門後,Newt才微微垂下肩膀,轉頭看向Thomas:「好了,你有什麼真的想問的,現在能說了。這裡是安全的。」

 

「真的?」

 

Thomas四處張望著,隨手拍了拍牆壁,對此Newt翻了個白眼。「是——的。剛剛接待我們的人也是組織裡的哨兵。好了,你到底想問什麼?」

 

Thomas略微僵硬地看著Newt,隨後才開口:「你有沒有和其他人是……那種關係?」

 

「什麼?」金髮嚮導微偏著頭,「哪種關係?其他人的定義又是什麼?你說的也未免太含糊了吧。」

 

「比如……Minho?」

 

Newt發出嗤笑聲,「好吧,那我先問問你,就你看來,我們像什麼關係?」

 

「……關係很好的哥兒們?」Thomas只能憋出這麼一句話。

 

「喔很好,這答案我挺滿意的。」Newt說著說著還真點點頭,Thomas不解地望著他,「所以你們……」

 

「你先聽著,」打斷了Thomas的話,Newt一瞬間變回凝重的神色,眉頭微蹙地看著他,「我們現在處於某種情況。有沒有聽過綁匪綁架富豪的家人這種新聞?我們就像是富豪,或是富豪的家人。一但被查出雙方之間有非同小可的關係,就可能被利用。所以即便真有什麼關係,也不能輕易暴露出來。」

 

「……所以我們要在人際關係層面上做出假象?」

 

Newt朝Thomas投以一個讚賞的目光,「學得挺快的。沒錯,我們需要偽裝自己的交際圈,而且反過來說,我們也能假裝和一些其實根本沒那麼好的人裝作親密的樣子。不過這之中的技巧,你就得自己摸索了。」Newt聳聳肩,「而且有時候表面上的偽裝也只能騙過一些初階者,有經驗的人自有他們的方法來威脅你。」

 

Thomas低頭沈思了片刻,「所以有結合關係的哨兵和嚮導也不能輕易暴露關係?」

 

「這倒要視情況而定了。……等下,所以你想問的就是這個?」

 

Thomas瞬間漲紅了臉。

 

「Tommy,你提問能力挺差的。到剛剛為止我都還搞不清楚你到底想說什麼。」Newt雙手環胸地看著黑髮嚮導,「要不要說說你失蹤的那幾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真的很不對勁。」

 

聞言,Thomas的神情再度緊繃起來,「不。拜託現在先不要問這些了。」

 

Newt翻了翻白眼,「好,隨你便。你要鬧脾氣,無所謂。等下不要扯後腿就行了。」語畢,Newt抓著背包坐到床上,開始整理工具。Thomas有些懊惱地抓著頭,也從地上抓起自己的背包坐到另一張床上,就在他打算埋頭於整理行李時,Newt突然又打破這陣沈默。

 

「在迷宮裡,我們是訓練能力沒錯,」Newt頭也不抬地說著,「但你要搞清楚,現在我們是在外頭,在現實世界。在這裡,我們要面對的是人。這才是最可怕的部分。」

 

++

 

當晚,Newt以“有其他任務要執行”為理由獨自一人外出了。留在飯店的Thomas打開電視隨意地切換頻道,節目換了又換,內容他卻沒一個有真正看進去,突然間命案、病毒、死亡這些字眼讓他放下手中的遙控器,新聞畫面上是一個倒臥的軀體,新聞主播闡述著整起犯案過程,Thomas再次拿起身旁的遙控器關掉電源,失去光源後整個房間陷入一片漆黑中,只有隱約的光點從並未徹底拉實的窗簾縫隙間流瀉出來。現在是夜世界的天下,多少人喝著酒、在電子音樂的伴奏下跳著舞?

他剛進入WICKED這組織沒多久,一群人為了竊取情報裝作揮灑年華的大學生,一面說著滿口的胡言亂語一面進了一間夜店,連帶的Thomas也被帶去那次行動,最後到底獲得什麼情報他現在有些記不清,但當時在水晶球下熱舞的回憶倒還相當清晰,他和Teresa共舞著,和其他陌生人一塊兒擺動軀體,彷彿所有人之間都失去距離般緊緊相貼著,一杯又一杯的酒卻讓他隔天頭疼不已。一位陌生女子摟著Minho的脖子與他熱吻著,亞裔青年覆於長袖衣物下的手輕撫對方,引起其他人的喧譁聲,用那些他們自創的語言發出鬼叫,天知道這群人雖然年齡只有20出頭,卻一個個都受過訓練,進過迷宮那種恐怖地方。Newt當時也露出調侃的笑容跟著加入起鬨的行列——

Thomas突然想起在距離那次夜店行很長一段時間之後,那兩人曾在一場會議上的對話。

他緩緩闔上雙眼。

 


Chapter 2

 

「這幾天下來連續兩組哨兵和嚮導的組合慘死在外面,現在大家行動小心點。」

 

「不,剛剛又發生一起案例了。」Harriet指向門外,「Aris和Rachel也遭到襲擊。但Aris活下來了,等下他醒來之後還得和他問詳情。」

 

聽到這消息,Alby快速翻閱著手邊剛拿到的資料,翻到其中一頁又突然將視線投向Ben:「Ben,你們上次查到的病毒,是不是就是這東西?」

 

「恐怕是。」哨兵抹了把臉,手部抵在鼻下幾乎擋住了整張嘴,但Thomas仍從對方緊皺的眉頭發覺到對方的緊張感。「也許他們完成那天殺的病毒了。」

 

「很好,既然這病毒擺明就是瞄準我們,那我們就正面迎擊。」Minho說道。亞裔哨兵雙手環胸、背部重力全靠在椅背上,坐姿顯得輕鬆愜意,和他人的緊張感形成了對比。但話才剛說完,坐在Minho面對的Newt就發出一聲哀號,末了還將手中的紙本丟到桌面上。

 

「怎樣,你有什麼意見?」Minho挑著眉頭看向金髮嚮導,然而Newt只是攤開雙手聳聳肩,一個古怪的表情掛在他臉上。「沒什麼。你就儘管帶著大家衝吧。全部人都直接衝,然後一起被那該死的病毒給宰了。」

 

「你現在是在藐視哨兵的能力?」Minho向前傾身,雙臂靠在桌子上,瞇著雙眼看向面前的嚮導,「我們的感官能力比你們好多了,沒可能一下就被撂倒,更何況在那邊畏畏縮縮的當逃兵,是要怎麼揪出那夥人?」

 

「你以為五感增強就是超人?還是你腦袋裡的東西全用來加強肌肉了?」Newt的口氣變得踱踱逼人,Thomas鮮少看到對方如此兇狠的模樣,至少對同伴是這樣。聞言,Minho拍著桌子站起身瞪視著金髮嚮導,惡狠狠地低聲說道:「哈,嚮導又如何?這麼瞻前顧後,你是怕黑的小鬼不成?是不是晚上睡覺還要幫你留夜燈?」

Newt倏地站起身,力道大得座椅直接往地面倒去,發出巨大的聲響,兩人相互瞪視著,誰也不退讓。會議室的其他人全噤了聲,凝視著黑髮哨兵與金髮嚮導,氣氛變得相當緊繃,眾人屛住了呼吸,整個會議廳安靜得彷彿任何聲響都會被無限放大,突然間Alby重重地拍了下桌子,嚇得所有人立刻將目光轉過去,只見Alby眉頭緊蹙地看著他倆,厲聲道:「鬧夠沒有!我們需要的是合作,不是兒戲!」

 

下一秒Minho直接往門口走去,逕自離開了會議室,末了還不忘用力甩上門。

會議廳內的靜默又維持幾秒後,Alby才深深嘆了口氣。「算了,這次先散會吧。」

 

 



评论(16)
热度(11)

© Brac | Powered by LOFTER